<p id="darfa"></p>
    1. <p id="darfa"><strong id="darfa"><xmp id="darfa"></xmp></strong></p>

       歡迎光臨濟南市嬴秦文化研究院,今天是: 天氣預報:
      詳細內容

      當前位置:首頁>> 嬴秦研究 >> 回眸

      專家說“嬴”

      浙江工商大學旅游學院教授、中國旅游文獻研究所所長,碩士生導師徐日輝:

      萊蕪為“嬴秦”根文化考略

      嬴姓是中國最古老的八大姓之一,既是貴族身份的體現,同時又代表著一段悠久的光榮歷史,而且與秦、秦早期文化息息相關。通過研究嬴文化與秦早期文化的形成,認為偉大的秦文化應該淵源于山東半島的萊蕪地區,作為秦文化之根文化發祥地之一,研究和探討萊蕪嬴秦文化的發展與延伸,應該是學術界的重點關注。

      一、女修與嬴文化

      嬴作為嬴秦的根文化,其發祥地在今山東的萊蕪地區。至今尚有位于萊城區羊里鎮城子縣村的嬴邑故城遺址,以及與之相關的嬴汶河等文化遺跡。

      嬴文化與秦的祖先是帝顓頊的苗裔孫女女修,顓頊高陽氏屬于東夷少昊文化系統。少昊與太昊系東夷的兩位著名代表,主要活動范圍在山東地區,而且“少皞氏固為當繼太皞而帝”。

      二、嬴文化的東來

      嬴秦文化起源于山東,發展于中原,形成于西方,即我所說的“東源西成”。

      秦人源于東方,系少昊嬴氏一支。后來不斷西遷,其中有一支落到隴山以西,今甘肅東部的天水一帶,開始了新的繁衍生息。隨著宗周勢力的衰落,這支嬴秦逐漸顯現,終于在周孝王時產生了以非子為代表的秦始皇這支嬴秦,從而揭開了秦嬴歷史的新篇章。秦始皇這支秦嬴源于東方而功成于西方;或者說“源于夷夏,成于戎狄”,但源于東方,則是文獻與考古相互印證的結果。

      當然這里的“秦”是在隴山以西的甘肅東部地區,自此,后人所說之秦嬴,皆從這里開始,秦國、秦朝、秦始皇由此一脈相承。而真正以農業生產見長的山東嬴秦卻被人們忽略了,歷史大概就是這樣,此消彼長往復輪回。但是嬴秦文化的東來卻是不容懷疑的歷史事實。特別是萊蕪作為秦根文化發祥地之一的嬴文化發源地,其意義也正在于此。

      陜西師范大學兼職教授、博士生導師尹盛平:

      嬴姓秦人的西遷

      據《史記·秦本紀》記載,秦族的先祖伯益,名大費,“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秦族古稱畎夷,是以鳥為圖騰崇拜,又善于捕捉鳥獸馴養,其族屬于東夷族的一支。古代族群多因居地而得姓,秦人也應該是起源于嬴水流域而得姓。嬴水在今山東省萊蕪市。萊蕪地處齊魯大地中部,古稱嬴牟。春秋時齊國有嬴邑,春秋桓公三年:“公會齊侯于嬴”?!蹲髠鳌钒Ч荒辏骸肮珪亲臃R,克博至嬴”。漢代置嬴縣,城在山東萊蕪西北四十里北汶水之北,俗名城子縣。據說古嬴水之濱城子縣村,至今仍保存有嬴城遺址。

      犬夷即畎夷、昆夷、混夷、緄夷、串夷,是東方夷族的一支,嬴姓,其都邑稱為垂,又稱犬丘,因此得名為犬夷,又稱秦夷。其族當起源于山東萊蕪境內的嬴水流域,后來逐步向西方遷移。商代早期該族的一支西遷進入陜西關中西部,其文化遺存是分布于興平、禮泉和扶風、歧山等地的商文化京當類型。殷墟卜辭中的“犬侯”,即畎夷之君;“犬方”即畎夷之國,都于興平縣的犬丘。商王武丁時期,“犬侯”是多次奉商王之命率軍征伐周族的主帥。周族遷歧,古公亶父與姜氏之戎結盟,“實始翦商”,就是將畎夷族這支親商勢力趕出了關中西部地區,他們被迫遷往甘肅禮縣一帶。商代晚期西犬丘的畎夷仍是商王朝的諸侯國,所以《后漢書·西羌傳》說:“及文王為西伯,西有昆夷之患?!蔽髦軠缤鲆院?,春秋時期秦人出隴入陜,建立了秦國,并逐步向關中腹地挺進,最后定都咸陽。戰國晚期,秦國滅掉東方六國,建立了秦王朝,統一了全中國。

      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楊善群:

                     

      近三十年來,經過許多學者的研究,認為《史記秦本紀》所載嬴姓秦人的歷史是基本可靠的,把秦人祖先說成是西北方戎狄族不符合歷史事實。

      嬴姓在原始社會產生于東方。在原始社會,嬴姓部族誕生于今山東萊蕪市的嬴水之濱。待嬴姓部族不斷發展壯大之后,其首領少昊乃遷都于今山東曲阜市,故曲阜后來稱為“少昊之墟”。到原始社會之末的舜、禹時期,嬴姓部族首領大費或稱伯翳,因佐禹治水和佐舜馴鳥獸有功,被封于其故土。并鄭重“賜姓嬴氏”,以表明其發祥于嬴水之濱的歷史事實。原始社會的嬴姓部族,始終在中國東部的今山東萊蕪市和曲阜市周圍的廣大地區繁衍生息,創造文明。

      嬴姓在夏、商、西周時代向西方發展。自夏代以后,為秦、趙先祖的這一支嬴姓部族逐漸向中原遷徙?!妒酚?/FONT>秦本紀》述大費后子孫的情況說:“其玄孫曰費昌,子孫或在中國,或在夷狄。費昌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為湯御,以敗桀于鳴條?!笨芍较哪┥坛鯐r,這支嬴姓部族首領費昌“去夏歸商”,為商湯駕車,在鳴條(今山西運城市北)擊敗夏桀。此后,其子孫“遂世有功,以佐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為諸侯”。到商朝末年時,嬴姓首領有飛廉和惡來父子二人俱事殷紂。惡來在武王攻伐紂的牧野之戰中被斬殺,飛廉為紂籌措石槨,死而葬于霍太山(今山西霍州市東)。由上述可見,秦、趙之祖的這支嬴姓部族,夏、商時期由山東進入今河南北部和山西南部,在夏朝和商朝的統治集團中積極活動。到商朝末期,其中有一支走得更遠?!肚乇炯o》述:“其玄孫曰中潏,在西戎,保西垂?!鄙檀摹拔魅帧焙汀拔鞔埂?,應該已經進入今陜西的中部和北部。

      嬴姓在原始公社時期發祥于中國的東部,今山東省萊蕪市和曲阜市周圍的廣大地區。在夏、商、西周時期,嬴姓中的一支主干部族,逐漸向西遷徙,經由今河南、山西、陜西,一直到達今甘肅東部的天水市和清水縣一帶。東周以后,這支嬴姓主干部族建立的秦國,又不斷向東發展,直至吞并六國,打到今山東海邊。

      萊蕪嬴秦文化研究院院長柳明瑞:

      伯益“始食于嬴,為嬴氏”考

      我們知道,秦國、秦朝的國姓是嬴,秦始皇稱嬴政。嬴秦的始祖是誰呢?司馬遷根據秦人《本紀》所寫的《史記·秦本紀》給出了答案:是伯翳。伯翳又作柏翳或伯益,《尚書·益稷》等則單稱一個益字。

      伯益是距今四千多年前的舜、禹時代的一個著名人物。從古籍記載可知,伯益是高超的馴獸奇才、最早的農業專家、卓越的政治謀士、實踐的地理學家、大禹治水的兩大助手之一,后期幾乎當了大禹的接班人。

      一、從諸多史籍中考證可知,伯益(包括其后裔)的父系祖先是少昊摯或曰少昊氏,而顓頊只不過是其母系祖先。少昊所居的“嬴濱”——嬴水之濱就在今山東萊蕪市。嬴水,又稱嬴汶,乃山東汶河上游的三大支流(嬴、牟、柴)之一,中途流經萊蕪市城子縣村“嬴城遺址”。少昊生于嬴水而得嬴姓,長大“登帝位在魯北,后徒曲阜”。故《史記·魯周公世家》稱曲阜為“少昊之墟”。宋代在曲阜所建“少昊陵”至今保存完好。從嬴水到曲阜,其間不過二百里,少昊足跡清晰可見,較之生于曲阜(壽丘),而遠到千里之外姬水得姓的黃帝,似乎更合乎情理。

      二、嬴濱之地是少昊出生及得嬴姓之故地,帝舜將這塊土地賜給伯益,固然是對他馴獸有功的獎賞,但最重要的是讓他認祖歸宗,由母系姓氏轉入父系姓氏,繼承和發揚少昊的光輝業績,擔當起嬴族部落的領導重任。萊蕪古嬴水、嬴地作為嬴姓少昊、嬴氏伯益的發祥地,在先秦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史家考證,在夏商兩代,嬴與牟、長勺同為“諸侯國”,春秋時為齊邑。僅《春秋》及其三《傳》《禮記》就曾先后七次記載發生在嬴邑的大事?!睹献印贰稇饑摺穭t記載了戰國時代與嬴邑相關的兩件事。這些足以證明當年古嬴地位之重要。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在先秦時代,以嬴作地名的在華夏大地上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今天的萊蕪。這種唯一性對研究嬴姓、嬴氏源于萊蕪具有決定性的作用。

      三、萊蕪從遠古時期就有人類居住、生息,在嬴水流域古代文明更加發達。盡管在這一地區,包括嬴城遺址在內,從未進行過系統的文物發掘,但是人們在農田水利基本建設和日常勞作中的偶然發現,國家組織的三次文物普查,以及文物工作者和歷史研究者的兩次野外調查,還是獲得了大量文物和考古信息,從而可以清晰地勾勒出從舊石器時代至新石器時代一直延續而不斷環的考古文化序列。

      萊蕪嬴秦文化研究院副院長宋繼榮:

      嬴汶水是嬴秦人祖先伯益的始封地

      位于萊蕪北部的嬴汶河是否為嬴秦人祖先伯益的始封地,有無與伯益時期相對應的文化遺存呢?在中國先秦史學會的指導和萊蕪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經萊蕪嬴秦文化研究院的考察研究和萊蕪市文物部門的文物普查,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

      一、嬴秦人祖先伯益的始封地。伯益獲封、賜的嬴水和少昊所降生的江水,均為嬴汶河,位于今萊蕪市北部。這里南鄰少昊之虛曲阜,是鳥夷族分布的中心地帶。嬴汶水,是少昊生或長于此地而得嬴姓,也是伯益被舜封嬴地和賜嬴姓的地方。伯益“始食于嬴”,即始封于嬴汶水,所以舜才賜他嬴姓。由此進一步證明,伯益始封于嬴汶水。伯益封于嬴汶水,有了自己的封地,站穩了腳跟,提高了社會地位,輔佐大禹,被禹選為繼承人,所以嬴汶水是嬴秦人伯益的始封地和發祥地。

      二、嬴汶水文化遺址。嬴城遺址所在的嬴汶水有無與少昊、伯益生活時期相對應的文化遺存呢?經省市文物部門三次文物普查和嬴秦文化研究院組織的多次考察,發現嬴汶河流域的城子縣、大埠頭、張里街、邊王許、小增家莊、大增家莊等村,均有相對應時期的文化遺存。嬴汶河流域各遺址的文物標本,呈現出北辛文化至漢代的文化特征。嬴汶水流域在大汶口文化時期,是少昊誕生之地,后成為鳥夷的居住地;夏前為伯益的封國。

      三、嬴秦人的西遷。嬴秦人的祖先在東夷,為何嬴秦人又居西垂呢?古代因自然環境、戰爭、游牧等原因,部落或家族不斷遷徙,形成了遷徙文化。嬴秦人居西垂,就是遷徙形成的結果。按照《史記》等史料記載,秦之先祖居東方,后經五次西遷,崛起于西方。

      青海師范大學原校長張廣志:

      本文持嬴秦本于東夷說。舊謂,秦之先,或本少昊,或本大業、大費,再上溯,便追尋到了黃帝頭上。本文認為,不管是少昊,還是大業、大費,皆東夷土著,同黃帝無涉。硬把他們“黃化”,乃戰國秦漢間在位者及為他們服務的士人為適應大一統政治需要而對歷史的一種篡改、編排。在少昊與大業、大費孰為秦祖的問題上,筆者傾向于后者。認為少昊雖更早,但少昊同大業、大費間缺乏明確的世次鏈接,目前仍把秦之先祖上溯至大業、大費頭上為宜。

      嬴秦之得姓,當同這支東夷人世據嬴水、嬴地有關,萊蕪無疑是嬴秦的發祥地。其活動范圍,則遠及曲阜、費縣一帶。萊蕪、曲阜、費縣所構成的三角地帶,當是嬴秦早期活動的腹心地區。

      河南省社會科學院歷史與考古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張新斌:

      嬴姓族氏初探

      嬴姓為中國最早的古姓之一,其年代與姬、姒、媯等古姓相比,雖不屬一個時代,但從字中均有“女”首而言,反映這批古姓與早期的母系氏族之間的某種聯系。由嬴姓派生而來的當代姓氏,尤其是李、趙、黃、徐、馬、梁、譚、秦、江、裴、葛等大姓,在當代姓氏人口中占有一定比例,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獨特的人文資源,值得認真地研究與挖掘。山東萊蕪,自東周到隋唐為嬴邑或嬴縣,與嬴姓族氏有極為重要的關系,認真研究嬴文化,無論對于古史研究,以及當代的文化傳承,均具有重要的意義。

      山東省農業展覽館館員景以恩:

      秦祖伯益嬴城遺址之確認是華夏血族集團

      源于東方的重大突破

      “中國萊蕪首屆嬴歷史文化學術研討會”的與會專家學者經過認真研討后一致認為:今山東省萊蕪市西北羊里鎮城子縣村古嬴城遺址是秦始祖伯益所居之城。包括秦祖伯益在內的華夏血族聯盟,即堯、舜、禹、契、稷、皋陶等諸多方國領袖,無論從古史學、考古學、馬克思主義民族學及學者的論述方面講,起源于東方海岱地區,即大體相當于今山東地區的觀點,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是有科學根據的,秦之始祖伯益所居之嬴城之被學術界確認,無疑對下一步確認華夏族源于東方提供了有利的前提和基礎。

      河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沈長云:

      關于嬴姓氏族的幾個問題

      關于嬴姓氏族的西遷,目前學術界多數學者已普遍認同秦人乃由今山東地區遷往秦隴地區這一說法,這無疑是值得肯定的,且已得到新出簡牘等資料的支持。但仍有若干細節問題有待進一步探討。

      1、西遷嬴姓氏族非僅只有嬴秦族這一家,還有嬴姓趙氏集團。這一氏族勢力強大,甚至一度嬴秦族也是包含在趙氏集團之內的。

      2、秦趙嬴姓氏族西遷的時間應是自夏初開始的,其始遷的帶頭人即是與啟爭天下而失敗的伯益。

      3、秦趙氏族西遷的路線,應是由其在今山東菏澤地區的居地犬丘到今河南登封一帶,再到今山西西部的洪洞縣一帶,再以后,才有嬴秦氏自今山西遷往甘肅秦隴地區之舉。

      山東省泰山志編纂辦公室原主任、編審李繼生:

      再論嬴秦祖根及夏禹源于汶泗流域

          中華民族不僅在中華大地上創造了悠悠不斷的文明,也是世界文明古國沒有歷史斷層和缺環的唯一幸存者。特別是以泰山地區為中心,東夷族文化和大汶口文化不斷向四周輻射而東渡后漸達美洲,形成了環太平洋文化圈,這就促使具有開拓創新精神的當代史學家,丟棄自1919年新文化運動以來的疑古、否古和以文獻證文獻的傳統機械唯物主義的思想方法,重新審視古典名著及中華文明史。更為突破性的是對《山海經》、遠古圖騰、列祖列宗血緣傳承、三皇五帝傳說的破釋,驅散了自西漢以來2000多年的歷史迷霧,揭開了中華文明至少具有五、六千年的歷史新篇章。為此,筆者曾于新世紀初撰寫《泰山——華夏文化的重要發祥地》(首載《齊魯文史》2000年第2期)、《夏禹源于泰山初探》(首載《嬴秦與萊蕪》)、《三皇五帝及三代之祖探源——泰山、蒙山古史考》(首載《蒙山文化研究》2008年第2期)。2003年柳明瑞先生出版了《嬴姓溯源——廉論嬴秦祖根在東方》之書,考之甚詳,論之鑿鑿有據。2011年寧陽伏山鎮又出版了《寧陽大禹》,詳述大禹父子生于斯而創業于斯的史實。這些專著與論文皆不謀而合:汶泗流域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發祥地之一。

      不管是從傳說故事、古籍與方志資料、考古新發現,還是歷代帝王封泰山、近現代著名學者的新論證,均說明堯舜禹之祖及其后裔均生于此,建都于此,葬于此。毫無疑問,汶泗流域就是嬴秦及夏禹的發源地。

      萊蕪嬴歷史文化研究院副院長尹承乾:

      伯益的十大功績

      伯益是古史傳說的三皇五帝中,五帝之一虞舜時期的一位顯赫人物。對伯益的最早記載,見于鄭注本《堯典》的后半部分,也就是《古文尚書》中的《舜典》。文中記載,舜繼承堯的帝位之后,非常重視人才選用,他知人善任,起用了不少東方的部落首領,其中伯益,就是以德高望重的東夷嬴姓部落首領的身份,加入舜的部落大聯盟最高權力機關的卓越領導成員。

      舜設立了九官,以禹為司空(即司工),主管“平水土”;以棄為后稷(農官),教稼穡,“播種五谷”;以契為司徒(教官),“敬敷五教”;以皋陶為士(司法之官),“明五刑”;以垂為共工(百工之長),理百工;以益為虞(掌管山林川澤之官),管理“上下草木鳥獸”;以伯夷作秩序(禮官),典三禮;以夔作樂官,典樂;以龍作納言(言官),出納帝命。另以朱、虎、熊、羆等二十二人為佐,組成了一個具有國家性質的部落大聯盟,成為五帝時期最為繁榮昌盛的時期之一。

      大禹繼位后,皋陶、伯益繼續輔佐大禹。大禹本來想把帝位傳給伯益的近族皋陶,由于皋陶去世的早,大禹便準備把帝位傳給伯益。伯益算得上是兩朝元老,其功績昭著,綜合起來,有佐舜為虞、調馴鳥獸、善于用火、與禹平水土、發展稻作、發明鑿井、德服三苗、提出“滿招損,謙受益”的警世格言、“兩要”“十不”政治思想、著述《山海經》等十大功績。

      河北省邯鄲市文物局副局長兼市博物館館長、副研究員郝良真:

      伯益封嬴與趙氏族源

      根據古代文獻記載,秦人的始祖伯益在堯舜時被賜姓嬴氏,而嬴姓的始祖則是東方鳥夷的少昊氏。秦、趙共祖,不僅文獻記載清晰明確,而且從秦、趙墓葬與大汶口文化區域的墓葬有很多共性特點以及在邯鄲一帶先后發現大量先商文化遺存等情況分析,便進一步說明了趙氏族源與東方少昊氏的密切關系。

      秦、趙祖源的文獻記載以及考古發現的鳥圖騰共象和葬制、葬俗的相同特點,說明秦、趙文化的源頭在少昊。根據多年來學者研究的成果總結,可以這樣認為:在夏王朝建立之前的一定時期內,秦、趙的祖先很可能是顓頊部落的一支,并與東夷部落相融合。以后,秦、趙的祖先才開始由東逐漸向西遷徙,至殷商時期,秦、趙的先人又事商。到西周初期,秦、趙分立各處不同的地域,并在長期的發展中,逐漸形成了各自的文化體系。

      邯鄲學院歷史系主任、教授董林亭:

      伯益事跡綜考

      根據文獻記載及考古學研究的最新成果,對伯益的居住地、獲賜嬴姓原因、伯益與夏啟的權力交接真相以及伯益的業績等問題進行了探討。認為伯益受封的“嬴”,就在今山東萊蕪縣西北的城子縣村一帶,這里距伯益的先祖少昊之“墟”曲阜較近,與費地也僅120公里之遙。文章針對文獻中關于伯益受賜“嬴”姓的諸種說法,一一予以辨析,認為舜賜伯益“嬴”姓,應視為“認祖歸宗”之舉。其中也隱含著帝舜對伯益“后嗣將大出”的殷切期望。對于先秦典籍關于伯益與夏啟的權力交接的不同記載,文章也作了新的解釋。文章最后對流布天下、世代相傳的伯益的功績作了概述。

      中國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員李健民:

      伯益與嬴姓文化的學術探討

      古代文獻關于伯益多有記載。伯益,《尚書》稱益;《史記》稱大費、柏翳;《世本》《漢書》稱化益、伯益?!秶Z·鄭語》:“少昊之后伯益也?!惫糯墨I對嬴姓也多有記載,且與伯益關聯密切?!妒酚洝で乇炯o》:“孝王曰‘昔伯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薄肚厥蓟时炯o》:“太史公曰‘秦之先伯翳,嘗有勛于唐虞之際,受土賜姓?!?/SPAN>

      伯益與嬴姓起源的時間,約當考古學上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伯益勢力中心范圍的時代及相鄰地區則為大汶口文化和龍山文化,已達到史前時代社會發展的高峰,并逐漸向階級社會轉化。伯益在治水、鑿井、畜牧業等方面作出了重大貢獻,是中華古代文化發展史上的圣賢,為后人所敬仰。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劉義峰:

      《尚書》中的伯益

      伯益是上古時期的著名部落首領,關于他的家世,在《史記·秦本紀》中有比較詳細的記載:“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娶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賜玄圭。禹受曰:‘非禹能成,亦大費為輔?!鬯丛唬骸蔂栙M,贊禹功,其賜爾皂游。爾后嗣將大出?!似拗π罩衽?。大費拜受,佐禹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伯翳。舜賜姓嬴氏?!辈杓词遣?。根據《史記》,可知伯益不僅是帝顓頊的后裔,在虞夏之際擔任重臣,而且還是秦始皇的先祖。

      傳世文獻中,最早記載伯益事跡的是《尚書》?!渡袝返牟?,是帝舜的重臣,主管山林川澤鳥獸,并幫助大禹治水,建立了不朽的功勛?!端吹洹?、《益稷》分別是《今文尚書》中《堯典》和《皋陶謨》的一部分,記載伯益的事跡應屬可信。

      濰坊市博物館研究員孫敬明:

      東夷大宗嬴國考

      據《周書·作雒篇》: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東、徐、奄及熊、盈以畔。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國,俘維九邑,俘殷獻民遷于九畢。俾康叔于殷,俾中旄父宇于東。以及《尚書·序》:“成王既踐奄,遷其君于蒲姑,作《將蒲姑》?!迸c李白鳳先生認為嬴與盈、熊為一字之觀點等。由典籍、考古與青銅器銘文合證,山東為東夷文化之核心,并且嬴姓古國眾多,屬于后來秦國之祖庭。其中,位于今萊蕪境內的嬴城遺址,其應為先秦古嬴國之都;嬴自古即在汶水流域繁衍生息,為老牌東夷古國。先秦時期今山東嬴姓古國族眾多,嬴國與蒲姑等嬴姓古國族關系密切,然其它各國均以祖先之氏名命名,唯此嬴國以始祖之姓命名。由此可見其歷史最早,并且與文獻合證,其應為嬴姓國族之大宗,屬于宗長國,承傳祖姓,百世不遷。嬴國實力強大時曾一度與蒲姑、莒、郯、徐、費、博等嬴姓古國結成聯盟,共同反抗周王朝的侵偪。

      河北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魏建震:

      先秦嬴文化散論

      先秦嬴文化,大體應該包括嬴姓文化與嬴族文化、嬴地文化。嬴姓與嬴族文化包括嬴姓起源和嬴姓古族文化等。關于嬴姓起源,文獻記載有嬴姓為少昊族姓和秦趙之祖先因幫助舜馴服鳥獸而得賜姓兩種說法。從古文獻方面考證,少昊嬴姓,可能與其活動在嬴地有關。古嬴地在今山東萊蕪境內,萊蕪地區是古少昊族活動區域??疾旖蘸唾盏钠鹪?,我們發現賜姓說發生的時代晚于以地為姓說。舜賜伯翳姓為嬴氏,此姓與氏沒有太大的差別。賜姓的含義,應該是承認被賜姓者為該姓族的首領或成員,賜姓之姓往往還與該族所居地名相一致,賜姓也包含有承認該族所占領土的含義。

      在嬴姓研究中,學者間分歧最大的一個問題便是嬴姓與偃姓的關系問題。我們主張嬴、偃為一聲之轉。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這便是偃姓若是一個古姓,他在先秦文獻中找不到人名證據,皋陶作為一個有著重要影響的傳說人物,其后代子孫眾多,而他的姓竟然不見于先秦文獻和金文。先秦有重要影響的古姓,大多都能找到人名證據,這不能不讓我們懷疑偃姓可能與嬴姓本為一姓,否則這一現象好像不太好解釋。

      甘肅省博物館考古部研究員祝中熹:

      嬴秦畤祭的東方文化淵源

      族源屬于東夷集團、西遷后崛起于隴右的嬴秦,具有東方部族的文化基因,這在其政治因素極其濃重的宗教傳統上表現尤為鮮明。“畤祭”在秦國宗教傳統中居核心地位。從秦襄公升封為諸侯建立祀白帝少昊的西畤開始,秦國先后在隴山以西、以東共建立了六個畤,祭祀對象也隨著國勢的強盛而由白帝擴展為白、青、黃、赤四帝。嬴秦的畤祭實緣自封禪的觀念,與東方部族早就發展起來的宗教文化及政治哲學一脈相承。封禪是史前社會天神崇拜在文明時代的延伸,是以泰岳為活動中心的東方諸部族共同創育并確立起來的一種政治化了的宗教儀式。畤祭和封禪的實質完全相同:從內容上說,二者都是以天帝為主祀對象,都將本族的始祖隱含其中,并從理念上把祭祀歸結為自身的政權依據。此即我國專制主義政體下長期占據統治地位的政治哲學——“天命觀”。從形式上說,二者都要依憑一座高大的名山,以作為人神溝通的階梯;二者都要設壇于高山下的小丘或平地,且要臨水,以適應統治集團實際操作的需要。畤祭傳統在漢代被沿襲下來并盛行了一段時期,后來被封建王朝漸趨規范化了的郊祭所取代。

      河北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何艷杰:

      春秋時期嬴姓墓葬比較研究

      司馬遷在《史記·秦本紀》敘述嬴姓的后裔時說:“秦之先為嬴姓。其后分封,以國為姓,有徐氏、郯氏、莒氏、終黎氏、運奄氏、菟裘氏、將梁氏、黃氏、江氏、修魚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趙城,為趙氏?!薄妒辣尽芬嘤邢嗨朴涊d。其后《潛夫論》、《后漢書》、《水經注》等皆同之。史遷所言,應是部分較為著名的嬴姓之后,也有文獻失載的嬴姓,如養國,《左傳》、《國語》、《世本》、《史記》等史籍均不載養國事跡,今人幸而以金文知之。春秋時期嬴姓之后有秦、趙、徐、黃、養等族,相關考古資料證實,在春秋時期,這些嬴姓后裔雖然分散于各地,但其葬俗中依然存在著許多相似之處,出土器物的紋飾中依然殘留著鳥、虎這些原始宗教圖騰信仰的印痕。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劉寶才:

      秦地嬴姓社會經濟結構窺測

      一、 嬴姓起源于東方,今人考證其具體地區在現在的山東萊蕪境內,是可以憑信的。嬴姓的一支在商代已經遷徙到西方的渭水流域,西周受封于秦地始稱秦嬴。秦地的嬴姓于春秋初立國,經過春秋戰國5個半世紀經營,終于統一中國,建立秦代王朝,是全部中國歷史上意義重大的頭等大事。

      二、東方的嬴姓本是狩獵畜牧氏族部落,已有多種證據,“嬴”字的古文字學分析提供了嬴姓本是狩獵畜牧氏族部落的最直接最可靠的證據。西方的渭水流域是上古高地農業的起源地和高度發達地區。從東方遷徙到西方后,嬴姓的社會經濟結構發生的獵牧經濟與農耕經濟的嫁接,成為秦國興起的最為深厚最為持久的強大推動力。

      三、處于春秋戰國時代的秦地嬴姓的社會組織也發生了變革,氏族蛻變成為鄉里,不同血緣進一步混合。這種變革延伸到政治領域,出現打破氏族和種族的政治開放局面,為秦國發展壯大提供了直接動力。嬴姓在秦漢以前的中國歷史上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而秦統一中國大業之完成也就是嬴姓歷史使命之終結。以后的中國人,人人知道有秦,卻很少有人知道有嬴了——這是歷史辯證法。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曹定云:

      萊蕪古文明源遠流長

      萊蕪,地處魯中,是汶河的發源地。自新石器時代以來,這里是東夷文化——大汶口文化的中心區域??脊耪{查證實,這里有汶陽遺址(萊城區汶陽村),其文化內涵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和山東龍山文化早期。而且文化層豐厚,說明東夷族人長期在此繁衍生息。

      據史載,最早在此建國者為“牟國”,傳說是祝融之后。周滅商以后,被封為“子”爵,故稱“牟子國”。至春秋初年,牟子國成為魯國附庸國?!洞呵铩せ甘迥辍罚骸佰ト?、牟人、葛人來朝”即為其證。到齊桓公時,齊國占領了魯國的汶陽田,牟國成了齊國的附庸。楚考列王十四年(公元前249年),楚國滅掉魯國后,又滅掉牟國,牟國遂亡。如果從夏朝開初算起,牟國建國的歷史,至少在1800年以上,可見其歷史的悠久。

      古代牟國留下了不少的文化遺存:調查證明,今萊蕪縣城東二十里的辛莊鎮趙家泉村,即是古代牟國故城之所在(稱“牟城寨”)。此處經常有文物出土。從出土物分析,西周以前,即有人類活動;城約建于西周,后歷代又有修葺。雖經幾千年風雨,至今遺跡尚存,是萊蕪古歷史的見證

      文物遺跡中,與“牟子國城”并駕齊驅的尚有“嬴城”。此城位于今萊蕪縣西北四十里的“城子莊”?!百恰?,顧名思義是“嬴姓聚居之城”?!百铡笔菛|夷一支,為伯益之后,在華夏民族中,占據著重要地位,戰國時的“秦”和“趙”都是“嬴姓”之后。調查與出土文物證實,該城始建于商代,后歷代均有維修,至上世紀五十年代廢。但地面遺跡尚存。它同樣是萊蕪古代歷史滄桑的見證。

      萊蕪古代冶金術很發達,這有眾多的冶鑄遺址可以作證:例如“呂祖洞銅礦遺址”、“銅山銅礦遺址”、“黃石山鐵礦遺址”、“西溫石鐵礦遺址”等等。古代東夷地區,其科技一直很發達,為華夏文明作出過巨大貢獻。

      寶雞市炎帝、周秦研究會副會長,寶雞文理學院歷史系教授彭曦:

      嬴水嬴氏部族及嬴秦文化

        

      一、嬴水,秦、莒、黃、徐、郯、江六族六國的祖居地。嬴水是大汶口文化的核心地區,是鳳圖騰崇拜的發源地區。嬴水嬴族六大支系部族皆以鳳鳥為圖騰,是少昊之后。

      二、嬴水嬴姓六大部族于龍山文化時期,已步入酋長制方國文明階段。文獻與考古,皆證明他們都較早地步入到青銅文明時代。他們對中華青銅文明都作出了巨大貢獻。其中貢獻最巨者,當是嬴秦。秦人、秦族、秦國、秦帝國的發展史,仍對當今中國改革開放有著巨大的史鑒作用。

      三、嬴水,是萊蕪有責任打造的秦、徐、黃、郯、莒、江等姓氏追蹤祭祖、共榮共發的旅游勝地……。中華文化巨大系統中,尋根問祖的祭祀文化,極為悠久,是凝聚中華民族多元文化的巨大力量。萊蕪市打造少昊后裔、嬴姓六族的尋根問祖圣地,有著深厚的文化資源。

      大連大學中國古代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葛志毅:

      嬴姓起源及其與玄鳥崇拜的關系

      嬴姓起源與玄鳥崇拜的關系最大。古代夷族諸國多居于東部地區,所謂東夷、南蠻、西戎、北狄的民族地理分布格局是較有影響的說法。夷族所居,又以山東沿海為主,是東夷分布較密集之地。出現于歷史記載中的秦人,基本活動于西方,但若溯其族源,應在東方,其早期活動也應在東方地區,其族嬴姓是最好的證明。鳥圖騰崇拜很早就流行于東方地區,少皞以鳥名官是最有代表性的證據。后來秦襄公居西垂,自以為主少皞之神,說明秦與少皞的密切關系,故女脩吞玄鳥卵生大業,大廉鳥俗氏,孟戲、中衍鳥身人言,都繼承了鳥圖騰崇拜。玄鳥即燕,燕與嬴通,故少皞以鳥名官而嬴姓。有記載又稱少皞為己姓,按己為已之訛。猶莒本嬴姓,后又稱已姓,已在記載中亦被誤為己。已者乙也,乙即燕,玄鳥也??傊?,嬴姓起源于玄鳥崇拜,與東部尤其山東地區關系最密切。

      湖南省社會科學院炎黃文化研究所所長何光岳:

      嬴姓各支族考  

      嬴姓,乃黃帝之后,黃帝生昌意,昌意生乾荒,乾荒生帝顓頊,帝顓頊生窮禪,窮禪生女修、敬康,女修生大業,大業生伯益?!锻?/FONT>·氏族略三》嬴氏:伯益之后,伯益作朕虞有功,賜姓嬴氏。望出河東、太原。因舜之臣伯益治水土,帝賜之皂游,佐舜調馴鳥獸,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所以,伯益乃嬴姓始祖。

      嬴地,在今山東萊蕪市西北四十里羊里鎮。

      嬴姓,是古老的方國,其支族繁衍興旺,遍布全國以至世界各地。

      嬴姓諸支族,人才輩出,為中華民族脊梁骨,并作出了偉大貢獻。

      泰安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畢玉堂:

      東夷為什么西遷?

      ,

      “秦之先為嬴姓”,乃司馬遷根據秦人官方史書《秦記》參之以《左傳》、《國語》、《世本》等對秦之先得出的結論。已有的資料和研究表明,始皇先祖為東夷人士,即輔佐大禹治水的伯益一族。春秋、兩漢的邑、嬴縣之治所,乃今日之萊蕪市羊里鎮城子縣村。正如宋人鄭樵《通志·氏族略·氏族序》居於嬴濱者賜以嬴。

      近年來通過對嬴文化大量的考古、考察和國內學術會議對先秦有關文史資料的梳理、研討,夷夏東西說塵埃落定,東夷西遷已成定論。

      東夷西遷是戰爭的產物,是商、周朝代更迭使然。

      東夷西遷,不是毫無利益驅動的一般遷徙,它是殷商貴族的西北流放,是嬴秦家族史上最為蒼涼的悲歌。

      天津市人民政府地方志編修委員會辦公室處長、副編審徐勇:

      “二重證據法”與先秦嬴文化

      山東萊蕪古稱嬴牟,在許多先秦典籍中都有明確有序的記述,早在約公元前兩千多年前的唐虞時代,東夷鳥夷族首領伯益被舜所倚重,“賜姓嬴”,“始食于嬴,為嬴氏”。而相應的考古發現恰好能與此記載相吻合,至今城子縣村還保留有“嬴城遺址”。1983年發現的汶陽遺址,時間大約也在公元前兩千多年前,屬大汶口文化中晚期至龍山文化時期。這不僅說明嬴文化底蘊深厚,源遠流長,而且是文獻與考古發現的相互印證?!岸刈C據法”在先秦嬴文化研究中得到了很好的體現。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陜西省文史研究館館員王學理:

      嬴秦西遷考述

      秦人起自東方,但何時到了西方(甘肅)?又是在什么背景下去的?考古學術界的認識并不一致。

      我以為:秦人前后分三批去了隴右地區,但各自身份地位不同。以文獻和考古資料為據,概要如下:

      第一批是商末周初,其中不乏有“中潏在西戎,保西垂”的那一部分人;

      第二批是西周初年周公東征,遷“殷頑民”于成周雒邑、宗周“九畢”,其中當有親紂反周的惡來一支的后人。說是監管,但并不集中。其中一些嬴姓人當流放到隴山之西,清華簡《系年》中提到把商奄之民遷到了朱圉(今甘肅省甘谷縣);

      第三批是非子為周孝王養馬,進入到甘肅清水流域。

      在三批移民中,第一批是秦人的中上層。第二批是“罪犯”,同戎人雜處,在溝谷中過著半農半牧的生活。第三批東夷嬴族秦人在政治上抬頭,其中包括著成的一支族人。

      魯東大學膠東文化研究院研究員、歷史文化學院碩士生導師劉鳳鳴:

      少昊后裔與朝鮮半島的新羅

        

      萊蕪一帶曾是先秦時期少昊部族活動的主要區域,可遠在朝鮮半島東南部(今韓國東部),在中國隋唐時期崛起的新羅國卻自稱是少昊后裔,從而揭示了一段中韓兩國早期的文化交流歷史。

      據中、韓史料記載,活躍在山東中、東部地區的東夷部落,即少昊族后裔因戰亂等原因遷徙到了朝鮮半島南部(今韓國),此一大規模的人員遷徙,極大地推動了先秦時期中韓兩地的人員往來和文化交流。

      夏、商及周初,東夷主要活動在山東半島東部地區,后來因諸侯國的強大,東夷族的勢力逐步走向衰微,春秋時期,東夷九族除大部分被華夏族融合外,其中也有相當一部分遷居到了海外。

      東夷少昊族一支越海遷移到了朝鮮半島南部,還可以從其它史料予以證實。

      考古發現和古文獻的記載都為少昊后裔與朝鮮半島南部的史前文化交流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萊蕪作為少昊部族的主要聚集地,在古代中韓人員往來和文化交流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山東和韓國這種相近的地緣關系和久遠的文化淵源,對今天兩地的政治和經濟關系仍在產生著重要的影響。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曹淑琴:

        

      商代的甲骨文中未見贏字,西周時期的金文中已經出現。 

      此字有從女、從人、從貝三種寫法,以從女者為多。贏字形體雖多樣,但主要是從(厶月)、從火。厶是巳字倒書;月即肉,從肉以示該字與蟲類有關。 

      贏字的構形,除厶字下連接月字外,還與從火的__形相連,此即呈S形的蛇形。蛇形中的︽,象征閃爍的火光,與商代銅器上飾火形紋樣相同。 

      西周時期贏的字形從蛇,音為厶(以),義為火,形音義齊備。贏字的寫法,反映了它在使用、流傳中出現的、由圖形字而為形聲文字的狀況。它給我們的啟示是:商代火紋蛇形圖像或與西周時期的贏字有關。 

      厶是巳字倒書,巳字則是蛇的象形。巳字比以字出現的時間早。早期文字正書、倒書無差別,故《廣雅·釋言》云:“巳,以也”。此說至確。 

      筆者認為:周代的嬴字和商代的火紋蛇形圖像以及漢代以后文獻中對巳字的詮釋,為探討此字之源提供了思路?!墩摵狻吩疲?/FONT>“巳,火也”,“巳,蛇也”,即由此而言。 

      在文字產生的過程中,有物可據的多采用象形來表示;無物可象的,以采用借喻之法表示。贏字的形、音、義所反映的早期文字中一些抽象字遺留的性狀,反證使用借喻法的存在與合理。 

      寶雞文理學院歷史系主任、教授高強:

      秦都雍時間考

      王國維先生認為秦人有西犬丘、秦邑、汧邑、汧渭之會、平陽、雍城、涇陽、櫟陽、咸陽九座都城。其中寶雞占據汧邑、汧渭之會、平陽、雍城四座,而以雍城建都時間最長。秦都雍時間到底有多長?學界有三種說法:253年;294年;327年。起始時間均為秦德公元年,此無爭議。但對遷離雍城的時間,看法不一。有學者認為,秦都曾由雍城遷往涇陽,再由涇陽遷往櫟陽,最后由櫟陽遷往咸陽。

      秦都實際上是從雍城直接遷往咸陽的,涇陽、櫟陽并非都城。理由之一:《史記·秦本紀》說“徙治櫟陽”、“城櫟陽”、“縣櫟陽”,從未稱都櫟陽、都涇陽?!妒酚洝ど叹袀鳌份d:“作為筑冀闕宮庭于咸陽,秦自雍遷都之?!边@說明司馬遷并不認為涇陽、櫟陽是都城。理由之二:記載秦從雍城遷都涇陽、櫟陽的是《帝王世紀》、《括地志》、《史記集解》等晚出的典籍,應以《史記》為本。理由之三:考古發掘表明,秦雍城面積有1000萬平方米,秦咸陽面積有4000萬平方米,秦櫟陽面積400平方米,城墻建筑也很粗率,與秦國的地位極不相稱。而涇陽為秦都之遺跡和確切地望更是無從知曉。理由之四:涇陽和櫟陽都距離秦魏相爭的河西地不遠,且當時秦處于守勢,不可能將國都遷往如此危險之地。

      秦都邑有三種類型:一是早期封地,類似大型聚落中心,如西犬丘、秦邑等;二是長期都城,如雍城、咸陽,均在百年以上;三是為了軍事目的和政治目的短期設置的臨時都邑,如汧邑、平陽、涇陽、櫟陽。涇陽、櫟陽是秦靈公、秦獻公為了爭奪河西地設置的前敵指揮中心,抑或也是秦靈公、秦獻公與雍城舊貴族斗爭時的避風港和指揮所。

      因此,秦都雍的時間應該從秦德公元年(公元前677年)至秦孝公十二年(公元前350) ,應為327年。

      天津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杜勇:

      夏朝夷夏關系新說

      1933年,傅斯年發表《夷夏東西說》一文,提出夏商周三代在政治地理上表現為夷夏東西對立兩個系統的觀點,在學術界有著長期而廣泛的影響。但細考史實,夏代無論是夷與夏的沖突與對立,還是東夷對夏王朝天下共主地位的認同和臣服,都是一個統一貴族國家內部發生的事。因此,夏朝的夷夏關系單用東西對立是不能完全概括的,所謂夏朝統治包括夷人區域也只有從夏朝國家結構層面來理解,才能真正認清歷史的本相。

      甘肅《天水日報》社高級編輯王若冰:

      嬴族:古老的太陽部落

      ——以圖騰崇拜和遠古神話故事為例

      從《史記·秦本紀》女修吞食鳥蛋生下大業以及郯子自稱:“我高祖少皞()摯之立也,風鳥適至,故紀于鳥,為鳥師而鳥名?!?/FONT>(《左傳·昭公十七年》)可以看出,嬴族的圖騰是一種被稱為玄鳥的燕子。因此嬴族先祖少昊被稱為白鳥之王。有學者認為嬴族圖騰玄鳥其實就是神話傳說里太陽中的烏鳥。少昊帝的“昊”字字形為“天上負日”,而嬴族另一個先祖顓頊號高陽也是一個太陽崇拜部族首領。堯帝時期,嬴族先祖羲和受命到西方觀日測日,這是歷史上嬴族最早沿著太陽的足跡西行的記載。羲和最初到達古代傳說中太陽落山的地方——西漢水上游的崦嵫山(甘肅天水境內)。后來我國神話里的扶桑載日以及夸父逐日的故事,就發生在嬴族最早生活的現在萊蕪泰安一帶。從各種跡象可以看出,嬴族是世界東方一個具有濃厚太陽崇拜情結的太陽崇拜部族。

      泰山學院泰山研究院副研究員周郢:

       “泰山守”與“泰山司空”:秦代泰山置官考

      嬴秦一朝,由于秦始皇、秦二世接踵東巡,“登茲泰山,周覽東極”(秦泰山刻石語),加之始皇在此舉行的有史以來首次封禪大典,使泰山從方域名山一舉升格為國之圣山。但秦代泰山史料傳世甚少,諸多史事曖昧難明,新出秦代竹簡與封泥上的泰山記錄,使人可從中考索秦帝國時期的名山史實。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印群:

      談春秋時期晉秦殉人墓

      春秋時期是社會大變革的時代。秦、晉這兩個諸侯國皆位列春秋五霸,都對該時期的社會歷史產生了重大影響。當時,秦國是西方大國,在其發展過程中形成了頗具特色的秦文化,而與秦相鄰的晉國也有其著稱于世的晉文化。由此,通過對春秋時期晉、秦殉人墓的對比有助于揭示其各自的文化內涵。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翀:

      嬴姓秦公諸器的研究

      春秋時期秦國的有銘銅器出土不多,見于著錄主要有兩件:一件是宋呂大臨《考古圖》卷七第九至十一頁所收秦公鐘,為宋仁宗慶歷年間葉清臣守長安時所得,現已失傳;一件是傳說1921年甘肅天水縣附件出土的秦公簋。1978年元月寶雞縣太公廟出土的秦公鐘,是歷來發現春秋秦國青銅器中最重要的一批。共八件,其中鈕鐘3件,每件鑄銘文一篇;甬鐘5件,甲乙兩件合鑄銘文一篇,丙丁戊三件銘文相連。許多學者在這批秦公銅器出土之后寫了一些具有價值的文章,孫常敘《秦公及王姬鐘、镈銘文考釋》、李零《春秋秦器試探——新出秦公鐘、镈銘與過去著錄秦公鐘、簋銘文對讀》、吳鎮烽《新出秦公鐘銘考釋與相關問題》、林劍鳴《秦公鐘、镈銘文釋讀中的一個問題》、伍仕謙《秦公鐘考釋》、張天恩《對<秦公鐘考釋>中的相關問題的一些看法》等等。一些學者認為這次所出土的秦公鐘不但可以訂補史書對秦國歷史記載錯誤和不足之處,也可以解決傳世秦公鐘和秦公簋的鑄造年代問題。此后關于秦公諸器尚有零星出土:1993年底,香港文物坊肆間出現一批有銘的秦公青銅器和無銘但形制與有銘秦公器相似的器群。上海博物館馬承源館長采取果斷措施,將其中有銘文的42簋搶救回歸,該器群出土于甘肅省禮縣大堡子山秦公墓地。這6件秦器的銘文、形制及其器主的探討,已有李朝遠先生撰文《上海博物館新獲秦公器研究》,刊登于《上海博物館館刊》第七期;之后又有文章《新出秦公器銘文與籀文》。19946月美國紐約古董店拉利行(James Lally & Co.)出版的圖錄里刊載了一對秦公壺。李學勤先生和艾蘭在1030日《中國文物報》發表《最新出現的秦公壺》。2003年冬在倫敦亞洲藝術周Christies行又見一件秦公壺。據李朝遠先生認為此件秦公壺也應出于大堡子山墓地。并總結大堡子出土的春秋秦公器有:秦公鼎9件(上海博物館藏4件、禮縣繳獲2件、美籍華裔收藏家藏3件);秦公簋5件(上海博物館藏2件、禮縣繳獲1件、美籍華裔收藏家藏2件);秦公镈2件(上海博物館和臺北收藏家各藏1件);秦公鐘7件(美籍華裔收藏家藏2件、日本MIHO博物館藏4件);秦公壺3件(紐約曾見一對、倫敦所見1見)。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殷瑋璋:

      周金嬴姓小議

      周代金文中多見嬴器,器類有鼎、鬲、簋等13種。其年代從西周早期至春秋晚期。 

      這些嬴器,有嬴姓男、女做的器;有丈夫為嬴姓之妻作器;有丈夫和嬴姓之妻共同作的器;還有某人為出嫁的嬴姓女子作器。第四種器稱作媵器。 

      媵器的價值頗高,從銘文可以看到嬴姓和其它國、氏之間的婚姻關系。 

      對氏進行詮釋,可上朔至戰國時代?!豆攘簜?/FONT>·宣公九年》曰:“氏者,舉族而出之辭也”?!妒辣尽吩啤把孕占丛谏?,言氏即在下”。東漢鄭玄曰:“氏者,所以別子孫之所出”。 

      宋人鄭樵說:“三代之前姓氏分而為二,男子稱氏,婦人稱姓”。此說在學界頗為流行。 

      不過,金文中男子稱氏,婦人也有稱氏者。例如《鑄叔簠》銘記:“鑄叔作贏氏寶簠”,嬴氏為鑄叔的夫人。這是女子也可稱氏之實證。 

      其實,女子稱氏在文獻中也有實例,說明金文與文獻記載是一致的。 

      所以,“男子稱氏,婦人稱姓”的說法顯然有點絕對化了。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編輯蘇輝:

      戰國兵器銘文札記

      本文討論兩件新公布的戰國紀年兵器:一件是十九年上郡戈,收錄在《桐城文物精華》中;另一件是出自甘肅隴縣大堡子山的右庫工師戈,見于《秦西垂陵區》。

      十九年上郡戈據銘文和器形可以判定屬秦昭王時期,對于研究當時的兵器督造制度、秦上郡地區的行政等問題有所推進。

      右庫工師戈銘文的紀年部分雖由于銹蝕無法看見,但可以通過器形和辭例進行大體的分國與斷代。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輝:

       “秦新妻阝虎符”析疑

      容庚《秦金文錄》1·41②著錄有秦新妻阝虎符,臥虎形。銘文在虎脊兩側,曰:“甲兵之符,右才(在)王,左才(在)新妻阝。凡興士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會王符乃敢行之。火番 [之]事,雖母(毋)會符,行醫殳。” 形制接近秦陽陵虎符,文例接近杜虎符。王國維先生考定“符當為秦天下前二三十年間物”,唐蘭則說符的年代“在秦始皇十七年滅韓置潁川郡之后,廿六年稱皇帝之前”。

      韓自強先生《記新見淮南王劉安浚遒虎符》指出,阜陽縣某收藏家藏有浚遒虎符形與妻阝虎符接近,二器除地名外,文字風格、字數都是一樣的。韓文認為浚遒、新妻阝二虎符皆漢淮南王劉安謀反時鑄造的,因要與朝廷唱反調,故銘文內容、文字風格皆仿秦文字。

      本文以為:1、浚遒在《漢書••地理志》中屬九江郡,置于秦王政二十四年,無法否定是秦縣。在秦統一之前二年,在該地駐軍,制作虎符,是可能的。2、新妻阝見于《戰國策•魏一》,又見新出秦封泥。北京楊廣泰先生編《新出封泥匯編》0980為“新妻阝丞印12,證明秦代確有“新妻阝”,并非如應召力 所說“漢興為新妻阝”。新妻阝原為魏地,魏亡于秦統一前四年,新妻阝入秦,下限即此年。3、妻阝西漢時屬汝南郡,與劉安淮南并不相連,劉安不可能調動該地駐軍。又劉安偽作符節,應依漢之制度,否則會授人以柄,而新妻阝虎符形制、銘文與漢符絕不相同。劉安熟諳歷史,以“行仁義”為號召,不大可能仿暴秦文字風格。

      由以上三點,我仍認定新妻阝虎符為秦虎符。

      呂建中:

      “嬴有鐵官”證

      《漢書 •地理志》載“嬴,有鐵官?!睂偬┥娇?。長安四年(704),武則天于嬴城復置萊蕪縣,故《元和郡縣圖志》萊蕪縣條下有“漢置鐵官,至今鼓鑄不絕?!?/SPAN>

      在嬴地范圍內多次出現與冶鑄有關的“□”字銘文,這說明此“□”與嬴鐵有莫大關系。聯系上文,從簡避繁的規律,筆者認為此“□”即簡化的“嬴”字,是取其中間部分扁口來代替。如此,史料與出土文物相佐證,“嬴有鐵官”才說得理直氣壯。

      江蘇省社科院歷史所副所長王?。?/FONT>

      春秋時期的古萊蕪通道、吳齊交通說到“伍子胥冤死”

      先秦時期,黃河以東,泰山、沂蒙諸山脈南北、以東以西,齊魯與中原,齊魯與江淮及東南吳越之間有多條水陸交通線路。如古濟水東北流后在薄姑一帶入淄濰平原,南濟水經菏水東流入泗,折南流入淮,由泰山、沂蒙諸山分流有淄、濰,南流有汶水、西折南流有泗水,形成多條交通線路。今萊蕪地區扼泰山、沂蒙諸山以北,是聯結齊魯、齊吳地區的重要交通要沖和捷徑,姑可稱“古萊蕪通道”。齊、魯之間的諸多事件發生在這條交通線路上。這條通道在春秋后期成為吳國通往齊國的重要交通線。季札使齊,伍子胥使齊,吳齊艾陵之戰,都發生在這條交通線上。伍子胥被吳王夫差殺害一直被認為是錯殺忠良的典型案例,通過分析吳齊關系可知,伍子胥出使托子于鮑氏,其與齊國的曖昧關系授人以柄,直接導致了伍子胥被夫差殺害,伍子胥冤又不冤。

      山東社會科學院《東岳論叢》編輯部王戎

      萊蕪、嬴、牟考

      萊蕪得名一直未有定論,因山得名的可能性很大。萊蕪境內的嬴地得名應與嬴姓有關,嬴地與嬴姓秦國的起源有密切關聯。萊蕪東部的牟國故城,是古代牟國的封地,《春秋·隱公四年》“莒伐杞,取牟婁”和《春秋·昭公五年》“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敝刑岬降哪矈浼词谴说?。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徐義華

      商王朝的用人策略與秦人的西漸

      商人滅夏借助了東夷部族的力量,最先歸服商人的東夷部族與商王朝形成密切的關系,秦人祖先即是最先加入商王朝的東夷部族之一。商王朝建立初期,東夷部族成員成為商王朝任用官吏的重要人選,參與中央決策。隨著王權的強化,商王朝加強對東夷地區的直接控制,不斷向東方拓展,商人在東征的過程也借重已經歸服的東夷地區地方勢力,到河亶甲時期,商人對東夷地區的強化統治基本完成,東部疆域大體穩定下來。隨后,商人的戰略重點轉向西方。為了對抗西方勢力,商人將與中央王朝關系密切的東夷部族遷往西部地區。秦人的祖先就是在這一時期,被遷往西部。這些東夷部族成為商王朝在西部所依重的力量。秦人祖先對西方勢力并非單純的武力震懾,而是通過與當地部族通婚等方式,開始了本土化過程。從記載較詳實的商末歷史看,商人因為撫柔西方的需要,任用了一些西方人物為官吏,但這些官吏屬于位高權輕的職位。而東方部族的官員,才是掌握實權為商王信用的人。尤其是秦人的祖先及其同族費中、飛廉、惡來等,都是商末最重要的官員。這是商王朝在東、西方同時重用秦人與東夷同族力量的結果。

      邯鄲職業技術學院邯鄲趙文化研究所副教授侯廷生:

      秦嬴政屠城邯鄲非史實

      秦嬴政對六國的統一是戰國時代的一個歷史性的結局,關于秦嬴政對滅趙后的處置,一直有個頗為似是而非的說法,認為他在趙亡后立刻到邯鄲這個他出生的地方后,實行了一次空前的大屠殺。為了回答秦始皇是否屠城的問題,我們做了長期的研究,從查閱文獻、秦滅趙后對趙王遷以流放作為處置方式看嬴政如何對待趙國、趙國貴族后裔趙歇的存在、趙國趙奢的后人馬興到秦國都城咸陽、趙公子嘉的抗秦斗爭及失敗后的去向等諸方面考證,我們基本可以得出秦嬴政在滅趙之后,沒有在邯鄲開展大屠殺的結論,其所謂的報復行為,只不過是“秦王之邯鄲,諸嘗與王生趙時母家有仇怨,皆阬之”的一個較小范圍的行動,是因為邯鄲有其母后家仇人而為之,不存在大規模的屠城之舉。從上述各趙氏在秦代的人生經歷來看,他們是受到特殊、乃至一定的優渥待遇的。至于其中的奧秘,除了這里所作的部分梳理外,我們還將有進一步深入地探討。

      華中科技大學圖書館《國際學術動態》編輯部許淳熙:

      嬴文化歷史傳說的特色與價值

      歷史傳說故事是人民群眾世代相傳的對客觀世界的認知與內心的愿望、期盼的反映,也是一種文化能夠代代相傳的基礎。我國各地的傳統文化,都擁有各自引人入勝的歷史傳說故事。像流傳于東南沿海地區的楊府侯王傳說故事;發端于內蒙草原地區的成吉思汗之歷史傳說等。在我國蔚為大觀的傳統文化中,嬴文化因集地域文化與姓氏文化于一體,因而包含著眾多極具特色的歷史傳說。

      嬴文化歷史傳說故事有自己獨特的特色與價值。諸如“豪邁艱辛的英雄史詩”、“ 引人入勝的跌宕情節”和“豐富多彩的神奇描述”等方面的嬴文化傳說故事特色;也有“歷史文化價值”、“民俗文化價值”和“旅游文化價值” 等方面的嬴文化歷史傳說故事的現代價值。

      泰山網總編馬東盈:

      秦始皇與萊蕪孟姜女傳說再研究

      孟姜女哭長城的傳說由來已久,是中國古代四大民間傳說之一,在中華大地流傳甚廣,甚至已經超越了國界。萊蕪是孟姜女傳說流傳的重要區域,這固然是由于境內齊長城的存在,使得傳說本身得以生長,而萊蕪更是秦始皇祖里——“嬴”之所在,留下了始皇東巡的足跡。萊蕪孟姜女哭長城的傳說,雖然借力于齊長城的觸發,更主要是始皇嬴地尋根活動之后民眾歷史記憶的體現。

      山東嬴牟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劉家文:

      從民俗、地名、傳說諸方面說“嬴秦與萊蕪”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秦人起源問題又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并展開了更為深入的考證和討論。經過近年來史學專家和史學愛好者的努力,嬴秦起源地逐步浮出水面。他們或依據古文獻記載,或依據考古發現,推斷出嬴秦起源于東方,起源于泰山東麓嬴汶河畔的萊蕪。

      而今,在嬴牟大地上依舊保留著許多嬴秦的信息,與萊蕪為“伯益初始封地·秦皇第一祖里”這一史學觀點相互印證。

      一、玄鳥(燕子)崇拜:源自上古時代的古老習俗;二、“秦始皇他老奶奶那個時候的……”——一句在萊蕪廣為流傳的古老的俗語;三、萊蕪諸多地名:暗含秦始皇的嬴地情節;四、萊蕪民間傳說中的嬴秦信息;五、“孟姜女紀銘”碑:一段刻在石頭上的始皇大帝與萊蕪的淵源。

      古老的嬴牟大地就像一本塵封已久的厚重書卷,有待于人們拂去塵埃,細細研讀。不久的將來,“伯益初始封地·秦皇第一祖里”的形象會越來越清晰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萊蕪文學》編輯部王敦東:

      秦始皇東巡神話傳說兩則

      千古一帝秦始皇與嬴城萊蕪的傳說與故事,民間流傳已久,版本眾多,褒貶不一。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這些傳說與故事絕非空穴來風,足以說明秦始皇與東方、與萊蕪有著不同尋常的關系。

      濟南市嬴秦文化研究院 版權所有 魯ICP備16044741號-1
      地址:濟南市萊蕪區人民防空大樓307室 電話:0634-6077278 郵箱:laiwuyqwh@163.com 網址:www.msgk15.cn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放_国产毛片在线播放免费_13一14周岁毛片在线_人妻经典系列合集
        <p id="darfa"></p>
      1. <p id="darfa"><strong id="darfa"><xmp id="darfa"></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