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darfa"></p>
    1. <p id="darfa"><strong id="darfa"><xmp id="darfa"></xmp></strong></p>

       歡迎光臨濟南市嬴秦文化研究院,今天是: 天氣預報:
      詳細內容

      當前位置:首頁>> 嬴秦研究 >> 論文

      萊蕪為“嬴秦”根文化考略
       
       

      徐日輝  徐錦博

      嬴姓是中國最古老的八大姓之一,既是貴族身份的體現,同時又代表著一段悠久的光榮歷史,而且與秦、秦早期文化息息相關。本文通過研究嬴文化與秦早期文化的形成,認為偉大的秦文化應該淵源于山東的萊蕪地區,作為秦文化之根文化發祥地之一,研究和探討萊蕪嬴秦文化的發展與延伸,應該是學術界的重點關注,不妥之處,敬請批評指正。

       女修與嬴文化

      秦是中國第一個統一的專制帝國,從直接傳序上講,秦帝國的建立是從非子被周孝王封為“附庸”,并“邑之秦”、號“秦嬴”始起,經過600年的努力;再往上溯,則是從嬴秦之祖女修食玄鳥隕卵生子大業開始,傳到嬴政稱秦始皇帝,長達1800年之久。

      秦帝國第一次完成了從黃帝以來中華民族三千年未完成的偉大創舉,奠定了中國古代大一統的國家形態和大一統的中央集權的政治制度。并且深刻而又頑強地影響著中國兩千多年的帝制社會,所以有“二千年來之政,秦政也” 的說法。其中不少做法至今依舊閃爍著它的影子,包括一些與中國相鄰的亞洲國家。

      嬴作為嬴秦的根文化,其發祥地在今山東的萊蕪地區。至今尚有位于萊城區羊里鎮城子縣村的嬴邑故城遺址,以及與之相關的嬴汶河等文化遺跡。

      為了弘揚嬴秦文化,近年來,當地學者們進行了不少有益的探討,發表了一系列頗有質量的論文,其中不乏真知灼見。他們具有地利優勢,他們為嬴秦文化的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也為外地學者的研究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但若繼續深入,就目前而言確有一定的困難,這是因為我們對三、四千年前生活的認識太少了,以致于只能依據一些有限的記載和器物來判斷。

      秦的祖先叫女修,為五帝之一的顓頊的苗裔”孫女,因誤食了玄鳥隕卵而懷孕,并且生下了兒子大業,遂開嬴秦一脈,《史記·秦本紀》記載的比較清楚。秦之先,帝顓頊之苗裔孫曰女修。女修織,玄鳥隕卵,女修吞之,生子大業。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钡鬯丛唬骸白蔂栙M,贊禹功,其賜爾游。爾后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  

      據此可知,嬴姓的開山始祖是柏翳(伯益),時間在舜禹時期,而淵源則是顓頊的后裔女修。但是,女修食玄鳥隕卵生大業作為嬴秦族來源的記載,不僅來路突然而且頗具傳奇色彩,引起了歷代學者的重視。學者們根據自己的認識見仁見智,給予了不同的解釋,但是,誰都無法否認這句話是解決秦源的關鍵。

      女修吞玄鳥遺卵生大業的問題,從文明的角度考察,確實與關于父系社會有關。所謂父系社會,《中國大百科全書·社會卷》的定義是:父權制:以父系的血緣關系為紐帶結成原始社會基本單位的制度。又稱父系社會。繼存時間大體相當于新石器時代晚期至金石并用時代。……父權制是繼母權制之后產生的。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男子的體力比女子強健,男子在勞動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于是男子在家庭中的主導地位逐步確立。從母權制向父權制過渡,經歷了長期的過程。有些民族和地區經過一個母權與父權并存的時期,才過渡到父權制。

      這段定義有四層意思,第一,父系社會以父系的血緣關系為紐帶;第二,繼存于新石器時代晚期和金石并用時代;第三,男子在勞動中的作用加強,地位隨之改變;第四,有父系、母系并存的時代。

      縱觀這一定義,與我們討論秦之先女修吞玄鳥遺卵生大業關系很大。首先按照第一層意思考察,女修的孫子大費與禹是同時期人。禹是中國第一個王朝的建立者,為距今4070年。而女修的年代可能早一些。但這一時期的中國已經進入到文明社會,至少在中原及山東半島地區。另外,從血緣關系上講,女修為顓頊之“苗裔”孫女;禹父為顓頊,“禹之父曰鯀,鯀之父曰帝顓頊,他們當出自一祖,區別就在于禹為男子,禹父為鯀,鯀為顓頊之子,是父系社會的突出表現。而修為女子,除了與嫡長制不合以外,看不出有母系社會的感覺。

      不過,伯益為嬴秦之祖先,則預示著一個重大的歷史變化。

      其次,父系社會繼存于新石器時代晚期和金石并用時期,也就是說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已經存在,而不是開始。我們可以找出不少考古證據,例如秦早期活動范圍內的甘肅秦安王家陰洼遺址就是突出的實證。

      王家陰洼在今甘肅秦安縣五營鄉袁莊大隊,王家陰洼共發掘墓葬六十三座,清理出器物三百余件。分為居住區和墓葬區。墓地分為西區和東區兩大區,其年代,第一類型距今5680~5745±110年;第二類型距今5000~5700年。發掘報告稱:王家陰洼第一類型的墓葬又分成兩大組,兩組墓葬屬同一時期,而且墓數基本相等,這種以兩大組墓來構成氏族公共墓地是很有特色的。西區組共三十二座墓,能鑒定墓主性別的共十五座,十二座的墓主為男性,女性墓主的只有三座,在這組墓中男性墓主占多數。東區組共三十一座墓,能鑒定墓主性別的共十五座墓,其中十座墓主為女性,五座墓主為男性,這組墓的女性墓主占多數。這兩組墓中,一組以女性為主,一組以男為主,這是值得注意的現象 。

      第一類型在距今5680~5745±110年之間,其男女各半,分別兩葬的形式,很值得我們注意。因為這一現象基本符合父系與母系共存時代特征。對此許永杰先生通過對發掘報告資料的補充和研究后進一步指出:西區成年20人,不明性別者3人,男性12人,女性5人,男女比例為2:4:1,男性明顯地多于女性;東區成年20人,不明性別者2人,男性5人,女性13人,男女比例為1:2.6,女性明顯地多于男性。關于兩墓區男女兩性比例的差異,報告已經指出,但是我們如果把東西兩墓區理解為相互婚姻的兩個人群,合在一起統計的話,便發現男女兩性人數相若,比例相當。

      從男女性比來看,這一時期的半坡類型也有兩種情況,一為男女相當,一為男多于女,如元君廟、史家。但問題是王家陰洼是仰韶文化已知的最西邊的一處,而且還具有以下特點:不同年齡和不同性別的死者安葬在同一墓地,同一墓區和同一墓排內,是王家陰洼墓地的普遍現象,反映了各人群層次的性別和年齡結構。西區排七座墓葬的死者均為成年老年男性,是一特殊和值得注意的現象. 作為裝飾品的骨管和蚌殼是女性的隨葬品,作為生產工具的石斧和陶銼是男性的隨葬品。

      這樣,我們通過王家陰洼墓葬可以看出以下幾個問題。第一,男性已經成為生產的主角,成為經濟的主人,因而隨葬的是生產工具,而生產工具在當時是十分珍貴的;第二,男性成年老人葬在一排,表明尚男尊老的社會禮俗已經產生。

      王家陰洼遺址在5000~5700年之間,同一時間段的山東地區,早在距今6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時期就已經進入了父系社會。結合以上考古資料,我們甚至可以認為女修吞玄鳥遺卵生大業的年代發生在父系社會之后,而不是當時,更不是之前。因而說女修處于母系社會時代的觀點已經與考古發現不相吻合,應該予以修正。

      通過文獻記載與考古資料的比對得知,嬴秦的淵源與文明時代是息息相關,應該說是文明時代的產物。

      中華文明時代是在距5000年前,有學者認為始于黃帝同時期。考古資料表明這一時期祖國的東北、西北、華東、華北、山東半島等地均已進入了文明時代。從空間上講,蘇秉琦先生于1981年正式提出了考古學文化的區系類型,即陜豫晉鄰境地區;山東及鄰省一部地區;湖北和鄰近地區;長江中下游地區;以鄱陽湖——珠江三角洲一帶為中軸的南方地區和以長城地帶為重心的北方地區,即六大區系說,提出了中國文明起源的多元性問題。后來又調整為:1.以燕山南北長城地為中心的北方;2.以山東為中心的東方;3.以關中(陜西)、晉南、豫西為中心的中原;4.以環太湖為中心的東南部;5.以環洞庭湖與四川盆地為中心的西南部;6.以鄱陽湖——珠江三角洲第一帶為中軸的南方六大區系,并提出中國文明起源于距于五六千年的不同地區的觀點,即“滿天星斗”說,作為一種大的體系構架,應該說反響極大。其后張忠培先生提出:“公元前三千二、三百年,分布于黃河、長江中下游和燕山南北及西遼河流域的諸考古學文化的居民,已經跨過了文明的門檻。”對此,吳耀利先生指出:“就中國文明的起源來說,主要是在以關中(陜西)、晉南和豫西為中心的中原地區,以山東為中心的東方地區,以江漢為中心的南方地區,以環太湖為中心的東南地區和以遼西山地為中心的東北地區,這五個地區起源的,也就是說,中國文明主要的是首先起源于黃河中下游和長江中下游地區,而首先進入文明時代的是以關中、晉南和豫西為中心的中原地區。這些觀點所依靠的證據就是分布于不同地區的史前遺址,大體是可信的。

      依據專家們的論斷,我們對山東大汶口文化進行考察,無疑有助于更深層次地認識和理解秦之先女修吞玄鳥卵生大業的歷史背景及社會性質,或許能解開這一千古之迷。

      女修的時代大約距今4000前的五帝時期,此時她所在的山東地區已經不是母系社會,而是繁榮的父系社會,大汶口文化就是典型的地區性代表。

      東方的山東半島是中國大陸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早在距今6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時期就已經進入了父系社會。大汶口文化是1959年首次發現于山東泰安市大汶口鎮與寧陽縣堡頭村交界處而名。自1959年以來先后在山東境內共一百多處大汶口文化類型遺址,一千多座墓葬,其范圍主要分布在汶、泗、沂、淄、濰等水域的廣大地區,南到江蘇、安徽北部,東郭到達山東半島,西北見之于黃河北岸。“在這個地區,大汶口文化從公元前四千年前開始,經歷了大約兩千年的發展。大汶口文化分早、中、晚三期,夏鼐先生認為:“大汶口文化的延續時間較為長久,達兩千年左右,即公元前4300~前2300年左右。整個文化可分早、中、晚三期,估計每期約各占六、七百年?!?/SPAN>但高廣仁先生認為大汶口文化在距今6500~4300年之間,而且指出大汶口文化早期向中期過渡在距今5500年之際,而中期向晚期過渡不晚于距今4800年。其后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專家們認為:大汶口文化大約距今6100年~4600年,前后延續約1500年?!?/SPAN>也有專家把大汶口文化分為十一期。無論是三期還是十一期,其上限大約在距6500年~6300年之間,下限則在距今4600年~4300年之間,下限屬于文明時代的黃帝時期。

      大汶口文化涉及范圍極廣,除了山東、江蘇、安徽以外,河南、遼東半島也都發現了大汶口文化遺址,從物質文化來講,大汶口文化經濟很發達,出土的遺物十分豐富,尤其以陶器最為出名,有彩陶、紅陶、灰陶、黑陶和白陶。特別是極其精美大量的酒器。據統計,僅大范莊二十六座墓出土的725件陶器中,“酒器就有644件,其中鬶16件,背壺284件,瓶116件,壺156件,高腳杯和筒形杯等72件?!?/SPAN> 如此眾多酒器的出現,客觀上反映出大汶口文化時期飲酒風氣的盛行,但透給我們的信息卻是發達的農業生產和豐富的糧食作物以及發達的手工業。特別是高腳杯的出現,更加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因此報告稱:“人們猜想這種高腳可能是一種酒器,如果這個想法可信,那么這時候的糧食必定有了一定數量的剩余,因而有可能用來釀酒。與此同時,大汶口文化還盛行陪葬豬,最多的一座竟然有14個豬頭。豬是人類最早飼養的主要家畜之一,是農業文明的標志,也是當時山東半島主要的肉類食材。大汶口時期發達的家畜飼養,歸根結底還是農業生產的發達。

      更為重要的是大汶口文化出現了文字,尤其是莒縣陵陽河及大朱村陶尊上的文字,據統計有十七個,引起了學術界極大的興趣。目前至少可以釋讀出“島”、“炅”、“戊”、“斤”等字。邵望平先生認為這些陶器并非日常生活用品,而是與死者生前的地位有關,更與祭祀、葬儀有關,是一種禮器,禮器上刻文字,更能體現文明時代的社會意義。唐蘭先生認為:“大汶口文化已經是有文字可考的文明時代?!辈⑶抑赋觯何覈`制可分為三期,太昊、炎帝、黃帝。少昊是初期,農業、手工業已經分工,畜牧業發展。特別是:“從帝顓頊到帝舜是中期,奴隸制國家已經建立起一個大帝國,更加發展了。唐先生由文字推導出我國古代國家為距今六千年左右,引起了學術界的不同看法,但是“他對文字的論述是正確的,值得我們在探索這一問題時參考”,尤其是唐蘭先生對顓頊的分期確有道理。所以安作璋等先生就認為:“父權制的最后確立,是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大汶口文化中期距今5500年左右,此時父系制如果已經確立的話,那么其后的顓頊稱帝,建立國家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考古發現表明,山東地區從距今8000年的北辛文化開始到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其序列是完整的。研究還證明,在距今6000年前后山東地區就已經進入了父系氏族社會,而且就是從東夷的太皞與少皞時代開始的。

      嬴文化與秦的祖先是帝顓頊的孫女女修,顓頊高陽氏屬于東夷少昊文化系統,鳳翔秦公一號大墓出土的殘磬銘文“高陽又(有)靈,四方以鼏(宓)平” 為印證。少昊與太昊系東夷的兩位著名代表,主要活動范圍在山東地區,而且“少皞氏固為當繼太皞而帝”。因此,《山東通史》認為:

      太昊與少昊是傳說中東夷兩大部落首領。昊又作。太昊即大昊,從大小對稱來看,他們的關系非常密切,不是同時并興,就是一前一后,大概以二昊嬗代相繼較為合乎歷史實際。

      少昊,《山海經·大荒東經》載:“少昊之國,少昊孺帝顓頊于此?!焙螢椤叭妗??郝懿行注云:“案《說文》云:孺,乳子也?!肚f子·天運篇》云烏鵲孺,蓋有養義也?!?/SPAN>也就是說顓頊是繼少昊而王的。徐旭生先生認為:“另外相信《左傳》所載郯子的話為顛倒追溯,黃帝前為炎帝,炎帝前為太,那么炎帝當為伏羲,這樣的附和此后遂成了定論。但就我們今日探討的結果,知道炎帝、黃帝屬于西北方的華夏集團,太、少屬于東方的東夷集團。東夷集團:這一集團較早的氏族,我們知道的有大皞(或作太昊,實即大皞),有少皞(或作少昊,實即小皞)。另外《國語·楚語》也說:及少昊之衰也,九黎亂德,民神雜糅,不可方物。……顓頊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屬民,使復舊常,無相侵瀆,是謂絕地天通。

      這是說顓頊接替少昊之后,將搞亂的祭祀法度重新予以修正,恢復到舊時的法度,使人民與神不再相撓,使國家走向昌盛?!渡袝?/FONT>·呂刑》及《左傳》等亦有相同的記載。

      由此可見,嬴秦文化自然也屬于東夷少昊文化,所以,《說文解字·女部》稱:“嬴,少昊氏之姓”。亦即大汶口文化。

      少昊與太昊活動范圍有所不同,李白鳳先生認為少昊在今山東曲阜以東一帶,正是嬴秦文化傳播的地區。考古與歷史文獻的相互印證,表明少昊之后的顓頊時期已經進入國家時期,是一個嶄新的以父系為血緣的新時代。否則就不會出現女修這位有爺爺沒有父親、有兒子卻沒有男人的特殊人物。因為從她兒子大業以下世系排列非常清楚,惟獨在她身上出現了兩處斷檔,作為一段重要的歷史,如此記載于情于理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通過上述的考察,可以認為:嬴文化之先祖女修吞玄鳥遺卵生大業故事的要害,就在于父系社會下的嫡長制。假如我們換一種思維方式來考察有關女修的記載,結論將有所不同。

      首先,我們對比一下與其同時代的大禹,禹之父曰鯀,鯀之父曰帝顓頊,為一脈嫡傳,是歷史的重點;而女修為顓頊之“苗裔”孫女,不是家天下的嫡系,顯然無足輕重,因此便疏于記載,自在情理之中。但是,事情的發展往往令人匪夷所思,誰又能想到在女修身后1800年的子孫卻成就了氣候,成為中國的始皇帝,歷史發展到這時再去尋找女修的丈夫已為時太晚。于是,秦人只能憑著記憶編造出這個美麗的傳說故事為自己臉上貼金,如同劉邦說的出身一樣:“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于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誰都知道這是劉邦當皇帝以后為提高自己身價而編造的故事,是以龍種抬高劉氏的身份。劉邦說他的母親,能說清楚,而秦始皇要說清楚女修,就不那么容易了。

      我們同樣有理由認為,秦人在追記自己的來源時,有可能將時代搞錯了,原本是早于女修的事,卻被對號于母系社會的最后一位代表女修身上,因而與大業產生了年代上的差距,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嬴秦文化的東來

      嬴秦文化起源于山東,發展于中原,形成于西方,即我所說的“東源西成”。嬴秦文化的東來,是1933年由傅斯年先生最早提出的,他在《夷夏東西說》中提出:秦趙以西方立國,而用東方之姓者,蓋商代西向拓土,嬴姓東夷在商人旗幟下入于西戎?!肚乇炯o》說此事本甚明白。少在月令系統中為西方之帝者,當由于秦趙先祖移其傳說于西土,久而成土著,后世作系統論者,遂忘其非本土所生。

      傅先生首次提出秦人的祖先在東方,只是后來隨商西進,才將傳說帶入西方,并且西方土著化。傅先生對嬴秦族源的考證雖然有些地方可能有些欠妥,但提出秦本為東方夷淮之祖包括山東在內卻很有見地。其后衛聚賢和黃文弼兩位先生予以發展。衛聚賢在《中國民族的來源》一文中說:“趙在山西趙城,秦在甘肅天水,楚在湖北宜昌,三者相距甚遠,但實系一個民族,原在山東河北之間,其南山的為楚,初居河南衛輝附近,再至許昌,再至南漳。其西去的至山西太原,由太原南下至趙城的為趙。由太原西去經渭汧而至甘肅天水的為秦。三者均夏民族熊氏之分化?!貫轸數?,是魯古有秦,而秦發源在山東?!?/SPAN>衛先生提出趙、秦、楚為一家,今人贊同趙秦一家,至楚,則有不同的說法。同時衛先生又提出秦由山西轉入甘肅天水的觀點,今亦有不少學者贊同此遷徙路線,如尚志儒先生就認為在秦的三次遷徙中,其商末的第二次西遷,就有一支是從山西遷入甘肅的。其后黃文弼先生在《嬴秦的東方氏族考》一文中亦有相同的觀點。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我國著名的古史專家徐旭生先生在建立古代中國為華夏、炎黃、苗蠻三大集的同時,提出嬴秦為東夷集團嬴姓,在魯國“至于秦、趙為殷末蜚廉的子孫西行后所建立的國家?!?/SPAN>

      自從傅斯年先生提出“東來說”以來,七十年間年經衛聚, 賢、顧頡剛、林劍鳴等先生們的發揚光大,使之更加系統化,條理化,得到相當學者們的贊同。

      根據陜西學者好友王學理教授等人的總結,“東來說”大體有四條理由:

      一、 秦人始祖“玄鳥降生”的傳說與殷人、東夷如出一轍,反映他們有共同的鳥圖騰崇拜;

      二、秦為嬴姓,而嬴姓族多居于東方,如西周至春秋時的徐,郯、江、黃、奄等國;

      三、《史記》稱秦是“帝顓頊之裔”,秦襄公又自以為主少昊之神。顓頊,少昊傳說中東夷落首領。顓頊墟在今河南濮陽,少昊墟在今山東曲阜,均位于東方;

      四、秦人祖先和殷關系密切,如費昌、孟戲、仲衍、蜚廉、惡來都曾為殷臣。

      上述四條可以說是對二十世紀持嬴秦族源“東來說”的總結和歸納??v觀二十世紀“東來說”觀點的形成與完善,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對現存文獻的挖掘和再認識,其中以已故秦史專家林劍鳴先生發揮的最為充分。

      林劍鳴先生在《秦史稿》中提出:

      1、嬴秦與殷人有著“共同的圖騰崇拜”即奉“玄鳥”為祖先;

      2、與東方嬴姓的共同地域的鳥圖騰崇拜 也就是共同的始祖神話傳說,

      3、與殷人“經濟生產的共同性”,

      4、與殷人相似的葬俗。從而得出“秦人的祖先與殷人祖先,最早可能同屬一個氏族部落或部落聯盟,既然殷人早期活動于我國東方已成不疑之論,那么秦人的祖先最早也應生活在我國東海之濱,大約在今山東境內,這也是可以肯定的”。

      林先生是當代秦史大家,他的觀點對“東來說”的確立有著重要的作用。特別是近二十多年來有不少學者就是循著林先生的觀點繼續前進的,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不過,在林劍鳴先生之前,對嬴秦族源“東來說”進行系統考證的則是古史大家顧頡剛先生,只是顧先生文章發表于2000年,所以人們了解的不是太多。

      顧頡剛先生有關嬴秦“東來說”的文題是:《鳥夷族的圖騰崇拜及其氏族集團的興亡——周公東征史事考證四之七》。全文九萬多字,是迄今為止最全面研究鳥夷民族包括嬴氏在內的學術論著,堪稱是一篇“恢宏巨作”。該文初寫于1961年5月,其后,1961年的10至12月,1962年的2至3月、7至10月、1963年的5至7月、1964年的4至5月,先后5次修改。并于1964年6月至12月得胡厚宣提供的甲骨文資料,陳夢家提供的金文資料,補“鳥夷族”,并修改四次,才成為今天我們看到的這篇巨制。

      顧先生的這篇文章頗為曲折,由于種種原因在生前沒有發表,直2000年在石興邦先生、王煦華先生及吳銳博士的推薦下,才刊登于西安半坡博物院編的《史前研究》中。但由于《史前研究》是書不是刊物,發行量有限,知道的人不是很多,因此很有必要借此予以介紹,以飽饗先生的學術大餐。

      顧頡剛先生的《鳥夷族的圖騰崇拜及其氏族集團的興亡——周公東征史事考證四之七》一文,共分為六個方面:

      1、鳥夷史料的鉤沉和遺物的發現;

      2、嬴(盈、偃)姓諸國的總敘;

      3、臬陶之后與伯翳(益)之后;

      4、少皞之后與太皞之后;

      5、殷商族和鳥夷的關系;

      6、秦、趙、梁的西遷等。

      文章詳細考證了鳥夷族的圖騰崇拜及其該氏族集團的興盛衰亡。在這篇學術巨制中,特別是對嬴秦族源與鳥圖騰關系的考察與論證,就傳世文獻而言,可以說搜羅無遺,還包括相當數量的甲骨文和金文資料。顧先生的基本觀點是嬴秦與殷同源,都出自鳥夷。他指出:在本篇里,我們再要講殷祖契是由他的母親簡狄吞了玄鳥的卵而生的,秦祖大業也是由他的母親女修吞了玄鳥的卵而生的。他們為什么會有這樣雷同的神話?那就因為殷秦兩族都出于鳥夷,鳥是他們的圖騰,他們全族人民的生命都是從鳥圖騰里來的,只是第一位祖先的代表性特別強,所以把鳥生的神話集中在它的身上而已。……嬴姓之族本居東方,看沒有遷徙的莒、郯、葛,已經滅亡的菟裘便可知道。至徐、群舒、鐘離、六、蓼等則是遷今安徽境內淮河流域的,秦、梁是遷今陜西、甘肅境內的渭水流域的,趙是遷今山西境內汾水流域的。他們散居的地面這樣遙遠,為我國內地移民史上展開了一幅廣闊的畫面。

      在這里顧先生充分論證了史籍中有關嬴秦與殷之間的同源關系,并且明確指出發跡于甘陜一帶的嬴秦就來自于山東半島。按照顧先生的觀點,女修與簡狄都是鳥生神話的代表而已,并非就是其本人。雖然顧先生“東來說”的主要論證才問世不久,文章卻完成于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而且在八十年代的文章里曾提到這一觀點,指出“秦本東夷族(說詳鄙著《鳥夷考》,尚未發表)在周公東征后西遷。顧先生所提及的待發表的《鳥夷考》一文,正是前邊所列舉的《鳥夷族的圖騰崇拜及其氏族集團的興亡——周公東征史事考證四之七》,這一點我們應給予以足夠的重視。

      綜上,我們可以認定秦人源于東方,系少昊嬴氏一支。后來不斷西遷,其中有一支落到隴山以西,今甘肅東部的天水一帶,開始了新的繁衍生息。隨著宗周勢力的衰落,這支嬴秦逐漸顯現,終于在周孝王時產生了以非子為代表的秦始皇這支嬴秦,從而揭開了秦嬴歷史的新篇章。如果用一句話講,那就是“東源西成”,即秦始皇這支秦嬴源于東方而功成于西方;或者說“源于夷夏,成于戎狄”,但源于東方,則是文獻與考古相互印證的結果。

      嬴秦興于夏,始為伯益。其發跡之重要標志是伯益受封,并賜嬴姓。至商成為諸侯,且多顯貴,代表人物有伯益、大廉、若木、費昌、孟戲、中衍、中潏、蜚廉、惡來、費仲等?!妒酚?/FONT>·秦本紀》載: 大業取少典之子,曰女華。女華生大費,與禹平水土。已成,帝錫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費為輔?!钡鬯丛唬骸白蔂栙M,贊禹功,其賜爾游。爾后嗣將大出。”乃妻姚姓之玉女。大費拜受,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是為柏翳。舜賜姓嬴氏。大費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實鳥俗氏;二曰若木,實費氏。其玄孫曰費昌,子孫或在中國,或在夷狄。費昌當夏桀之時,去夏歸商,為湯御,以敗桀于條。大廉玄孫曰孟戲、中衍,鳥身人言。帝太戊聞而卜之使御,吉,遂致使御而妻之。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國,故嬴姓多顯,遂為諸侯。

      嬴秦發跡之始在五帝末年的早夏,與大禹治水有關。尚書·益稷》記載:帝曰:‘來,禹,汝亦昌言?!戆菰唬骸嫉?,予何言?予思日孜孜?!尢赵唬骸?!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昏墊。予乘四載,隨山刊木,暨益奏庶鮮食。予決九川距四海,浚畎澮距川。暨稷播奏,庶艱食鮮食。懋遷有無,化居烝民乃粒,萬邦作乂?!尢赵唬骸?!師汝昌言’?!?/SPAN> “暨益奏庶鮮食”,孔安國傳曰:“鳥獸斬殺曰鮮”。由此可見大禹治水成功的背后有著伯益的一份功勞。

      大禹治水成功之后,舜大張旗鼓地封賜伯益,而且贊禹功,其賜爾皁游。爾后嗣將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皁游,司馬貞注曰“游音旒。謂賜以皁色旌旆之旒。色與玄玉色副,言其大功告成也”,是賜伯益以旌旗并且以游來顯示其治水的功績。柳明瑞先生認為古嬴水之濱涌現出嬴姓的兩大著名人物——少昊與伯益。

      至于乃妻之姚姓之玉女”予伯夷之姚姓,與姬、姜、媯、姒、嬴、姞、妘是中國最古老的八大姓。姚姓始于帝舜,是以地名為姓,出自今河南范縣南、山東鄄城一帶。《說文解字·女部》稱:“虞舜居姚墟,因以為姓”。嬴與姚聯姻,如同姬、姜一樣,實為加強貴族之間的聯盟。

      按照安作璋先生的說法,當年大禹推薦的接班人不是別人,“而是佐他治水有功的皋陶和伯夷。……皋陶不幸先死,大禹又推伯夷。后來被啟破壞,才最終形成了家天下。

      這里需要辯明的是伯益佐舜調馴鳥獸,鳥獸多馴服”的歷史事實。

      首先,伯益調馴鳥獸不完全代表畜牧經濟,更不是游牧民族。

      其次,伯益調馴鳥獸是為了大禹治水的需要。一般講來馴獸好理解,為了解決治水之的生產力問題,利用畜力提高勞動效率,是伯益具體的貢獻之一。而調馴鳥就不那么好理解了。

      這里我們通過有名的“以鳥助耕”,或許可以得到答案?!对浇^書》記載“大越海濱之民,獨以鳥田,大小有差,進退有行,莫將自使。其故何也?禹始也憂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因病亡死,葬會稽……無以報民功,教民鳥田,一盛一衰?!斢碇畷r,舜死蒼梧,象為民田?!?/SPAN> 以及“禹崩之后,眾瑞并去天美禹德而勞其功,使百鳥還為民田,大小有差,進退有行,一盛一衰,往來有?!?/SPAN>。“鳥田”是中國古代農業在南方發展過程中的一個表現,與越人的農業經濟有著最直接的關系。以候鳥作為圖騰崇拜,是農業民族的象征。作為以稻作農業為主要生產方式的越人,他們“在歷法不精確的古代,以不同習性的候鳥作為農時節氣的標志,起著替代或補充歷法的重要作用,是農業民族的特點之一。我一直認為:越人“鳥田”是候鳥與歷象的相結合,是古越人農業經濟時代的產物。越為大禹的后代,見慣于伯益調鳥,用以農業生產,當情理之中。

      再次,伯益調馴鳥獸,在當時的山東半島地區而言相對于北部地區比較新鮮,所以吸引著人們的眼球。

      隨著時間的推進和畜牧技術的提高,伯益一族竟然成為畜牧專業戶,而放牧則成為嬴秦的代名詞?!妒酚?/FONT>•秦本紀》載:非子居犬丘,好馬及畜,善養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于渭之間,馬大繁息。孝王欲以為大駱適嗣。申侯之女為大駱妻,生子成為適。申侯乃言孝王曰:“昔我先酈山之女,為戎胥軒妻,生中,以親故歸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復與大駱妻,生適子成。申駱重婚,西戎皆服,所以為王。王其圖之”。于是孝王曰:“昔伯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后世亦為朕息馬,朕其分土為附庸?!币刂?,使復續嬴氏祀,號曰秦嬴。

      嬴秦在非子手里改變了身份,使其復續嬴氏,并號曰“秦嬴”。從“復續嬴氏”說明嬴秦的淪落是客觀存在。

      伯益替舜馴鳥獸,獲得成功,于是舜賜伯益姓“嬴氏”,由此帶開嬴秦之祖。例如《左傳·襄公十二年》“秦嬴歸于楚”、《左傳·昭公十九年》“正月,楚夫人嬴氏至自秦”,以及《史記·魯世家》等都有記載。另外,在出土的金文中也有記載。據吳鎮烽先生考證,春秋時期的《許子妝簠》銘文中就有“秦嬴”,即秦國女子,至于嬴姓則在青銅器中多有出現。如嬴季卣、嬴季簋、嬴氏鼎等。

      當然這里的“秦”是在隴山以西的甘肅東部地區,自此,后人所說之秦嬴,皆從這里開始,秦國、秦朝、秦始皇由此一脈相承。而真正以農業生產見長的山東嬴秦卻被人們忽略了,歷史大概就是這樣,此消彼長往復輪回。但是嬴秦文化的東來卻是不容懷疑的歷史事實。特別是萊蕪作為秦根文化發祥地之一的嬴文化發源地,其意義也正在于此。

      作者徐日輝,男,漢族,195311月生,現任浙江工商大學旅游學院教授、中國旅游文獻研究所所長,碩士生導師。主講旅游文化、中國城市發展史及姓氏文化等課程。長期從事中國旅游文化、《史記》、秦早期歷史、史前文明四個領域以及歷史地理等學科以及史學史、秦史、三國史及民族史、地方史的研究。

      濟南市嬴秦文化研究院 版權所有 魯ICP備16044741號-1
      地址:濟南市萊蕪區人民防空大樓307室 電話:0634-6077278 郵箱:laiwuyqwh@163.com 網址:www.msgk15.cn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放_国产毛片在线播放免费_13一14周岁毛片在线_人妻经典系列合集
        <p id="darfa"></p>
      1. <p id="darfa"><strong id="darfa"><xmp id="darfa"></xmp></strong></p>